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贩夫全神录_ 第328章 活寡凤春枚-

时间:2021-05-20 17:1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山原小说贩夫全神录 第328章 活寡凤春枚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播州芙蓉县城,芙蓉侯漆雕古的宅基地上。

    芙蓉侯正要动用私刑整治扯筋怪姚千述,忽然一名牙役飞马而至,高喊:“千岁息怒,县令汤寓冉前来参见千岁。”

    漆雕周将乌金崩云梃顺到一边,对姚千述怒道:“算你小子命大。”

    其实吧,这就是故意吓人的。漆雕古在整治徒弟的时候,负责执法的漆雕周、漆雕冈都习惯了,只要是老爹连喊三声“打”,必然是不打。而喊一声“打”,那才是真打。

    所以,刚才那一棍怎么就没砸中呢?其实,就算姚千述不躲开,漆雕周也会将乌金崩云梃拐弯,砸在别处。

    牙役所报县令的大名汤寓冉,漆雕古当然知道了。来这边盖侯府,这处老宅还是汤寓冉介绍的,他是中人。

    里面有这个纠纷,汤寓冉是知道的,也说的很清楚,就等着扯筋怪露头呢。因而,漆雕古毫不畏惧扯筋怪的说辞。就算没有汤寓冉作中人,漆雕古害怕他扯筋怪吗?

    汤寓冉,以字行,名秘,四十四岁,十二年前考上进士。黔中道溪州三亭县人,辗转做过东厅尉、县丞,入朝做一年殿中侍御史,外放黔中道播州芙蓉县令。任职地与籍贯地不太远,也算是对边远地区进士的照顾。

    汤寓冉到了近前,滚鞍下马,看这处宅基地上跪着三十余人,不及细问,先来拜见芙蓉侯。

    他带领几个牙役一起单膝跪倒:“千岁,县令汤寓冉参见千岁!”

    漆雕古将冉县令扶起来:“县令及众位免礼平身。”

    后面姚千述也站起来,漆雕古怒目而视,吓得他又慌忙跪倒。

    汤寓冉看见芙蓉侯不让姚千述起身,过来抱拳一揖,笑道:“姚千述因何跪在这里?怎么就冲撞了千岁?”

    “漆雕周,你向县令禀明。”漆雕古点着次子,叫他向汤寓冉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等到漆雕周说完,汤寓冉赞道:“千岁果然深谙律条,所说句句在理,句句都是法条。姚千述,你这个威名远扬的扯筋怪,想不到也会翻船啊。”

    芙蓉侯不再对此事答腔,转而问曰:“看汤县令样貌,该有四十四五岁。连日来,朕在想,你怎么与朕的一个赵州兄弟长得相仿,不知道当问不当问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惊得汤寓冉当场双膝跪正:“下官正是四十四岁。千岁当问,你提到的这个人,说不定正是下官要找的亲人。千岁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芙蓉侯将他扶起来。此时,附近邻里早已搬来了好多凳子,让芙蓉侯与县令等人,坐在这处被拆成空场子的地上。

    芙蓉侯说道:“朕这个赵州兄弟冉鹏,字济海,妻王宣娘。与朕同庚而小两月。四十六年前,曾远征陆州,击灭黄洞蛮与环王国侵略联军,回军途径三亭县病倒。十八年前辞军营商,御赐白芨贩侯,贩卖黔、珍等州白芨。”

    漆雕古说到这里,不再往下说,先看看汤寓冉对于冉鹏辞军从商的反应。

    此时,汤寓冉已经热泪盈眶,侧身对漆雕古施礼:“千岁,你可知道这个白芨贩侯,正是寓冉的父亲啊。家母苦苦等了他四十五年,寓冉已经四十四岁呀。我十二年前考中进士,曾经寻找父亲的去处,可惜毫无音讯。”

    他们只管说话,而跪在地上的姚千述、姚千迢,早已经难受得不行。芙蓉侯与县令都不理他们,只能继续跪着。几个少年也跪得难以把持,总想发作,但终归不敢发作。什么意思,叫人家跪到腿断吗?

    漆雕古看县令真情真意,依然想认这个贩夫爹,也就将他爹冉鹏这么多年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。冉鹏乃茶贩剑王、云华贩神冉衮的独子,怎么就在三亭县有个儿子汤寓冉呢?

    四十六年前,也就是穆宗长庆四年(824年)十一月三日,安南都护李元喜奏称,黄洞蛮与环王国合兵攻陷陆州,杀掉刺史葛维。

    这个李元喜,正是大唐第一美男、团鱼贩神凌公威的老丈人,当时担任安南都护。新定郡王凌公威和睦国夫人李氏同庚,当时都才八岁,两家还不熟悉呢。

    葛维任刺史的陆州,本不该李元喜管辖,该广州的岭南道节度使去管。但环王国却是安南都护府南面近邻,他们与黄洞蛮是跨海联合,攻陷的陆州。李元喜岂能容他这么猖狂,奏报朝廷,意欲出兵征讨环王国。

    此时,朝廷派出谢共担任陆州刺史,可从交州及邕州两处请兵,击灭黄洞蛮和环王国联军,恢复陆州军政。谢共当即请求从河东军及成德军各抽四员大将,前往陆州上任讨贼。

    成德军节度使王术正令冉鹏、王宣娘、李获、安董等四将找谢共报到,就这么到了陆州。一路行走耗时一个月,连带击灭入侵联军,就到了第二年三月。

    李获、安董回成德军。冉鹏、王宣娘就想拐个弯,到三亭县拜望一个人。

    原来,云华贩神冉衮之妻平海郡夫人汤荷娘的老家是溪州三亭县的。现今封了郡夫人,一直念叨老家的哥哥汤芦的下落,让儿子有空找一找。

    军营中哪里有空,这次远征陆州,回军途中不是恰好吗。于是就拐到三亭县,找舅舅汤芦的下落。

    到了三亭县汤家坪,一问汤芦,老邻居说是,妹妹荷娘十二岁被卖到北方赵州之后,父母就拿这笔钱给十五岁的汤芦定了亲。没等娶亲,老两口对于卖女儿汤荷娘这件事不能释怀,双双悬梁自尽。

    汤家坪的族长负责帮汤芦将婚事办了。当时汤荷娘还在赵州当侍女,接到过哥哥的一封信。到汤芦二十岁时,上山打柴遇到老虎而滚入山崖,尸首都没找到。汤芦老婆留下了一子一女,回娘家改嫁了。

    这对子女当然就是冉鹏的表哥、表妹了,他们从小靠吃本村的百家饭长大,到妹妹长到十二岁时,自卖自身给人当侍女,得到一笔钱让哥哥汤栋娶了亲。

    冉鹏的表弟汤栋娶妻一年,生个女儿夭亡。这年恰满二十岁,告别老婆凤春枚,当兵吃粮博取功名去了。

    按这个年龄推算,表哥汤栋比冉鹏至少大八岁。

    凤春枚还不错,守着这个家。中间相隔五年,汤栋才回了一次家,不错,也博得了功名,但娶了个刺史的女儿,回来商议让凤春枚做妾。凤春枚气得嚎啕大哭,当即拒绝。

    汤栋托辞回军,找刺史岳丈禀明情由,再回来接凤春枚,但一去没回头。现在,凤春枚一个寡妇守着汤家几间祖产,十来亩薄田,苦苦熬着岁月。

    冉鹏、王宣娘听了邻居所说,对表嫂凤春枚的所作所为至为钦敬。当即让老邻居带着,找到了表嫂。看表嫂果然比冉鹏大五六岁,一问,已经二十九岁。一脸灰土,破衣烂衫,显得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冉鹏、王宣娘说明,是奉了母亲平海郡夫人之命,前来寻访舅父。当即将舅舅汤芦曾经写给母亲的信拿出来,让凤春枚看。凤春枚略微认一些字,看后抽泣不止,将这么多年来汤家的情形讲了一遍,真是苦到不能再苦。

    姚千述、姚千迢等三十余名老少,还在地上跪着,已经有个李老太太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漆雕古暂停与汤寓冉说家史,掐了掐李老太太的人中,看她醒来,厉声问道:“朕这件事情,你们在里面牵涉到多大的利益呢?说清楚就可以回家,不然的话,继续跪好。”

    李老太太说:“我只是听姚千述说,这家老宅子被卖给一个戎州人,而最早的房主吃了大亏,得讨个公道。于是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漆雕古喝道:“不说实话,那你继续跪着吧。”

    李老太太还要说,姚千述急忙前跪一步,死命掐住李老太太的脖子。虎飞涧上去一脚跺在姚千述头上,大喝道:“敢杀人灭口不成?”

    姚千述倒地不起,闭口不言。虎飞涧将李老太太扶好,安慰道:“尽管说,他今后敢恐吓你,我去替你整他。”

    李老太太哭道:“他许诺我们这些人每人二百文奖赏,已经先给了五十文,是姚千迢发的钱。我们其实没弄清楚怎么回事,他无非就是借着老人小孩,过来讹人十拿九稳。”

    再看姚千迢,吓得屁滚尿流,地上已经一滩尿水。

    漆雕古挥挥手:“你站起来吧,可以坐座位,暂时还不能回家。这个案子审完了你再走,朕也有奖赏。”

    虎飞溪将李老太太搀扶起来,给她搬一把太师椅坐下。漆雕古转身对县令汤寓冉抱抱拳,继续说他的家史。

    凤春枚看完公爹的亲笔信,听冉鹏及王宣娘这么说,真的是表弟和弟媳到了,姑父冉衮封侯封神,姑姑贵为郡夫人,一直在寻访这边亲人的下落,感动得抽泣不止。

    讲了好久的过去,安慰了一通凤春枚。冉鹏和王宣娘合计,带着嫂嫂到县城里给她买几身好衣裳,配些饰物,买些米粮酒肉油盐酱醋茶。

    冉鹏又教会凤春枚骑马,夫妇二人带着表嫂到三亭县给她置办了许多生活用品,她家连个镜子都没有,给她又买了镜子,澡盆。锅也是豁口,又给她买了一大一小两口锅。

    回到汤家坪,王宣娘亲自将大锅放在灶台里,亲自烧火,烧了一大锅开水。将澡盆摆好,开水参好凉水,将冉鹏支开,让凤春枚好好洗一次澡。

    等凤春枚洗过,穿上新衣,出门让表弟看。冉鹏不看则已,一看之下,这表嫂美到叫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只见她身长六尺九寸,属于上等身长,银簪发髻,瓜子脸,柳叶眉,大眼睛,双眼皮,葱臂白颈。走几步,长裙飘飘宛如天仙下凡。与之前脏兮兮凄惨惨相比,完全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冉鹏上来就熊抱一下凤春枚,大叫:“天仙嫂嫂,天仙下凡啊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